无症状感染者 我们对该群体的认知到哪一步了?
来源:无症状感染者 我们对该群体的认知到哪一步了?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0:59:48


1919年8月8日,郝柏村出生于江苏盐城的一户殷实之家。刚满6岁,父亲就将他送入当地私塾读书。1935年,郝柏村考取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2期。随着抗战爆发,前线军官损失巨大,这批学员不得不提前毕业。上前线前,他们获准回乡探亲,大家都知道,这很可能是与家人的最后一面。

3月30日当天,有六名家庭成员聚在一起,悼念家里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长辈。马尔默表示,工作人员对允许这家人得到传统的殡葬服务而感到担忧,因为政府不鼓励10人以上的聚会。因此,他限制了参加悼念的人数,并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方针要求他们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。而那些自我隔离中的家人,则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加入了悼念行列。

与此同时,马尔默已经将轮床从车厢里推了出来,另一名同事则戴上了一个口罩、两副手套,再套上一件塑料防护服。通常,殡仪馆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预防措施。但在这些天,他们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,因为当他们转移遗体时,面临被感染的巨大风险。

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。“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,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。”他讲道。男孩去世后,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,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。“我告诉她,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,直到事情得以解决。”马尔默说。

Daniel J. Schaefer殡仪馆。图据《商业内幕》

“现在所有人都在紧急关头,我们只能尽量戴上口罩、手套,尽可能地保持个人卫生,尽可能地消毒,”马尔默隔壁葬礼服务公司的一名合伙人说道。“我们只能祈祷,希望自己不会感染病毒。”

在悼念仪式中,每个人都戴着口罩,相互站得远远的。整个过程显得笨拙且匆忙,工作人员说,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令他们十分沮丧。

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“满员”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确认身份无误后,马尔默和同事便将装着尸体的袋子搬运进车厢,随后出发前往殡仪馆。抵达殡仪馆后,一个隐藏在地板上的气动升降机将遗体运到了地下室。在这里,马尔默将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,为葬礼做好准备。